注册

您的位置: 我与省医的故事 注册

那年我的名字叫“妹妹”

发布时间:2016-10-21 来自:儿科监护室 陈莎莎

  “妹妹,液体没啦!”“妹妹,能不能帮我把针拔啦”“妹妹,能不能帮我们测个血压?”……总是在一声一声急切呼唤中,在此起彼伏的响铃声中,揉揉自己那双国宝级别的双眼,看看走廊的时间表,已经是深夜了,快步走向那些按铃的床位……

  对,你没有猜错,现在的我是一名在快乐飞艇实习的护士,每天在规定的上班时间前穿戴整齐,戴上神圣的燕尾帽后便会开始那些简直停不下来的工作。而“妹妹”就是我们大多数实习生的代名词。有时候遇到不懂的病人或者家属他们会叫我们“医生”“美女”“老师”有时候戴上口罩,有的一些叔叔阿姨会称呼我们为“阿姨”的称号,简直各种各样,千奇百怪。虽然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不过自己心理面对这样的称号还是会默默的觉得好笑。
  考上大学的时候,亲戚朋友总爱问我:“学什么专业?”我都会骄傲的说“学医的!”他们会说“嗯嗯,学医不错,救死扶伤。”但是作为一名护理实习“妹妹”,在临床实践中能做的事情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仔细聆听带教老师传授的各个科室的专科护理理论知识和临床护理经验,然后在一边观看带教老师如何操作,默默得记下操作要点,周而复始,不断巩固,直到自己学会,然后在老师带领下开始实践操作,基本上每个科室的专科护理操作都是如此的过程。
  到了医院作为一名“实习妹妹”才发现,面对重大疾病,我们能做的真的很少很少,而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作为一名观察者来获得不同的人生体会,而每一次体会都是让你获得不同的感悟。
  骨科,在这里你能听到最多的抱怨就是:“痛”。一次在骨科实习,急诊送来了位车祸伤的病人,双下肢严重受伤,看着那双血淋淋的下肢,对于我们这种菜鸟级别的实习生,没有恶心晕倒我都佩服自己。为了保全病人的双腿,医生尽最大努力为他做了相关的手术治疗后送回病房,手术后的病人虽然身上安置有镇痛泵,但是病房依然持续传来歇斯底里的疼痛声。看着这一幕,感觉自己一阵一阵的心绞痛。哪里知道第二天,由于病人的检查报告和伤口情况很不理想,为了保全性命,医生不得不采取截肢手术,又是一阵一阵的冷风吹过心里……如果,如果我有七色花就好了……我想我应该是个感性的人,因为这个悲伤的事情让我真的真的难过了好久好久。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科室都会让人如此压抑,一个月之后转到另外一个科室实习,却让我体会到了医院的另一种美好。
  眼科,一个让人重见世界美好的神奇科室,而我们实习的眼科主要手术都是白内障和青光眼。一天,病房收治了一位青光眼的病人,由于老人之前做过脑部手术,手术后由于恢复不是很好,导致病人目前有点痴呆,又碰上视力出现问题,所以导致他的自理能力真的很低。但是幸运的是他的四个子女都是专门请假陪他一起看病。很细心很耐心的像哄小孩子一样的哄着他吃药,输液,配合医生护士治疗。晚上会牵着他围着护士站一圈一圈的走,和他聊天,很亲切的很有爱的叫他“爸爸”。同病室的病友都很羡慕这个老人。老人们都常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是这一幕却让我有种沐浴春风的感觉,感觉周围都是一片绿意盎然,鸟语花香。医院,真的是一个见证着生离死别,喜怒哀乐,希望与绝望,奇迹和命运的神奇地方。在这里作为一名实习生,你可以作为一位观察者来体会人世间的冷暖,善恶美丑。你也可以作为一名参与者,传播你的善良与美好。  
  作为病人和家属口中的“妹妹”。我们最幸福的时候就是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他们解决一些力所能及的问题,用自己掌握的理论知识帮他们解答一些疑惑。他们会最真诚的向我们说感谢。得到他们的认可的时候觉得就算腿脚酸软也是值得的。但是让我们最难过和心痛的时候就是有时候得不到家属或病人理解的时候。少数病人或者家属会用怀疑或者拒绝的态度来否定我们的工作和努力,这种时候会觉得心里沉沉的,天也是黑黑的。可即使这样,我们也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努力沟通,拒绝误解。
  那年,我是一名实习护士,每当听到一声一声的“妹妹”呼叫声,就像战场上整装待发,气宇轩昂的战士,随时待命。一声号令,手执“精良武器”,披荆斩棘,越过重重陷阱和障碍,获得胜利。最后累的腰酸背痛,一屁股坐在板凳上,长呼一口气,伸个懒腰,洗手下班。


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