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您的位置: 我与省医的故事 注册

器官捐献:放大爱,延续生命

发布时间:2016-10-21 来自:器官移植中心 薛瑾

  刚毕业跟着主任上门诊那会儿,总是看到他淡定地给晚期病人下“死刑令”:“这种情况一般就只有半年”、“三个月”……当时,除了不断地为病人惋惜,剩下的感触就是,自己多久才能学会对生死淡然处之呢?

  时间总是历练的刀子,不知是多少患者的离去,多少情感的宣泄,才逐渐练就了这一身“百毒不侵”“刀枪不入”的本领。面对危重,面对离去,面对意外,不再惊讶,不再跟着暗自落泪,甚至变得有些“程序化”……

  其实工作本该如此。但是,“走心”是一件认真而残忍的事情。内心深处,总有一些东西阻止着我“程序化”。就像不该动情的时刻,各种爱护,各种正义,却油然而生了。

  2013年7月,一位50多岁的音乐教授在医院完成了肝移植手术。生病前,他每天三顿不离酒,一天不下一斤酒。生病了,医生告诉他需要换肝,不然活不过一两周。他说他还有些事情没做完,就先把肝换了再说吧。换了没多久,他就想去给学生上课。

  他有爱他的妻子,有给他设置专属微信头像的女儿,有热爱的音乐。之前,看他满四川跑,去各地看小朋友考钢琴、电子琴过级,跟着山山水水合照,呼朋唤友踏寻曾经去过、待过的地方……说实话,我挺羡慕这种洒脱、率真的人,而且一直在学着让自己也能变得洒脱、率真。

  本以为他能这样一直走下去……但去年年底,他再来医院的时候,见到我时却说了一句很让人伤感的话,“医生说我活不到三个月了”,说这话时,他还依然带着笑容。

  从那以后,他的朋友圈也停止了更新。后来才得知,他已经不在了。

  我以为自己不会动容,可他在我的脑海里转了一天。没有人不希望自己用心对待过的人能健康地活下去,但因为病情的变化,本该换了器官后正常生活的教授,最终还是离开了人世。每每想到此,我都会伤感一番。可后来觉得,如果没有那个肝脏,可能教授的最后一程不会走得如此美好吧。

  器官捐献,正是将爱无限放大,将生命延续进行的大善大爱。


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