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您的位置: 我与省医的故事 注册

栀子花飘香的季节

发布时间:2016-10-21 来自:杨梅英

  四十年前,也是在这个栀子花飘香的季节,八岁的二妹患上了急性胆道蛔虫,当被好心的过路车司机送进省医院时,孩子已不省人事,医生说如果再迟来半小时孩子的命都难保……

  一个星期,对于我们来说就仿佛是一年,或许是更长的日子终于过去了,当老爸背着二妹的身影刚刚出现在四合院的门口,当姊妹们以及邻居家的小伙伴们欢呼雀跃着朝他们飞奔过去,当老爸小心地蹲下身子,如待一个宝贝般轻轻放下二妹时,清瘦了许多的她却伸出一只手将我们推开,我们愕然了:难道才一周不见的姊妹就把我们忘了吗?

  “嘘,轻点,别挤坏了!”二妹神秘的样子不得不令我们驻足。

  此时,她才从背后伸出另一只手,手里端着一只小纸盒子,只见她小心翼翼地揭开盒盖,一阵馥郁的芳香扑鼻而来,原来盒子里装着的是几朵洁白的、毫不娇作的、还带着些许露珠的栀子花。

  “我还以为是啥宝贝,不就是几朵栀子花吗?”肖老二不以为然地说。

  “没错,是栀子花,可对小红来说就是宝贝。走回家再说,外面太热,你妹妹又刚出院。”爸爸回头对我说。

  妈妈在灶房里已准备好了一大盆热水,将我们这群“闹山雀”们挡在堂屋里,开始给二妹洗澡,当然,那个小盒子也跟着去灶房了……

  “妹,还是你安逸,爸爸连班都不上的陪着你,他可从来没有陪过我们”晚饭后一家人坐在院子里乘凉时,还不到十岁的我竟不无醋意地说。

  “啥子?安逸?你妹妹差点连命都没了,你还说安逸……”妈妈火冒三丈。
  “跟娃娃发啥子气嘛,她都还小,她懂啥子”爸爸赶紧打圆场。

  那晚,从爸爸口中得知,他们在省医院的经历,说惊心动魄、说九死一生一点都不为过。

  一入院,医生们即刻投入到紧张的救治当中……

  一位和蔼可亲,说话轻言细语却不失坚定,大概有三十多岁的女医生只问了问孩子发病时的症状,就迅速诊断出孩子是胆道蛔虫,“快,再耽搁就来不及了”。她果断采取措施:从孩子鼻腔输氧,因蛔虫怕氧气(这是爸爸说的,究竟是不是,还是得听专业人士的)不久,孩子起初苍白的脸渐渐有了血色,呼吸也均匀了些……

  第二天早上,爸爸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惊醒“张医生,孩子快不行了……”

  爸一脸茫然:昨天不是已经好好的了吗?咋就又……

  手握着那张冰冷的“病危通知”,眼前是影影绰绰、匆匆闪过的人流……

  “孩子有救!”还是那么轻言细语,还是那么坚定,那么果断。

  只见她轻轻撩起孩子的衣服,伸出左手,用温热的手掌在孩子腹部摩挲着,又用手指比划着,确认无误后,拿针的右手迅速扎下,透明的药液如生命之泉顺着针管缓缓注入妹妹的身体……

  此时的病房似乎只有空气还在那里游走,爸爸更像是一尊安在那里的圆睁双眼的塑像,这一切都发生的那么迅雷不及掩耳,那么的不容置疑,那么的不真实……

  十分钟?二十分钟?还是……

  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当血色重现妹妹苍白的脸颊时,病房里洋溢着的早已是人们的欢声,是医生曾凝重的脸庞露出的欣慰的笑颜,是千言万语已化作一连声“谢谢”的爸爸的满眼热泪……

  随着妹妹的日渐恢复,当医生建议让孩子妈妈来带孩子到外面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因为妈妈都比较心细,爸爸却难为情地告之“家里还有三个孩子,最小的还在吃奶”时,医生阿姨就开始利用空余时间带着妹妹到外面去散步、去看花,去呼吸满是栀子花香的新鲜空气了……

  临出院时,妹妹紧捏着医生阿姨雪白的白大褂一角,面露不舍,医生阿姨笑盈盈地从身后递过一只小纸盒“来,给你的”……

  难怪二妹会拿那盒栀子花当宝贝!

  时如流水,她也许会带走许多东西,但有些东西不但不会被带走,反而会沉淀下来,成为我们心中的永远熠熠生辉的宝石,昭示着我们走向前方。

  事隔八年,还是那个栀子花吐露芳香的季节,二妹取得了全县第二的中考好成绩,这在当时就如同现在考取重本大学一样,有选择更好学校的机会,而她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省医护校,成为了一名医护工作者……

  栀子花的美,在于她的洁白,在于她的不娇作,在于她的馥郁芬芳。也许,那位曾飞针扎腹、令老爸至今都还每每佩服不已、惊为神人的那位女医生恐怕已不在人世,然而,千百个如她般的省医工作者,又何尝不是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任劳任怨地工作着,默默地散发着如栀子花般的芳香,一代又一代。


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