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您的位置: 我与省医的故事 注册

五羊牌自行车

发布时间:2016-10-21 来自:超声科 岳林先

  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中专毕业在省医院放射科做技术员。一天,我修完放射假回到科室,有同事让我“去看你的自行车”。我很诧异!同事带我到库房,里面放着一辆崭新的五羊牌自行车,让我试试新车。我仅在院内骑了一圈,就小心翼翼地把车放回原处。

  同事见我不相信,叫我去问领导。我哪敢问领导呢。那时商品奇缺,生活必需品都是凭证供应,手表、缝纫机和自行车称“三大件”是一个家庭的最高追求。记得那是1975年,商业部门分给省医院3辆自行车。当时省医院职工1000多,分成5个支部,这次内科支部分得一辆,放射科属于内科支部。周啓凤当时是主治医师、科室副主任,原则性很强。周主任为放射科“争”到了这辆自行车,给我的理由是“小岳去川医上夜校,要支持年轻人学习”。

  大概是在1974年川医外语教研室办了英语培训班,自愿报名,不收学费,只收八角钱的讲义费,一周两晚上,一次两小时。英语讲义16开100多页是油印的,全是医学英语,内容是呼吸系统的解剖、病理生理,直到现在肺炎和肺结核的语句我还能背诵。因为有了这点英语基础,后来上大学时我当上了班里的英语课代表。

  70年代的成都人稀车少,公交车等得久也收得早,一到晚上大街上几乎不见人影。省医院地处市郊,到川医步行大概要90分钟。下班后得早早地去候公交车,要么走一站等一站,下课后就没车了。培训班开始有100多人,最后不到20人,交通困难是原因之一。有了这车,不论风雨寒暑我从未缺课。那时年轻,骑着“五羊”在蓉城大街上“兜风”,还可以双手脱把飙行很长距离。

  在省医院工作的40余年里,历经放射科、内科、物理诊断科和现在的超声科,“五羊”精神一直鞭策着我,在周啓凤等前辈的培养下,我逐渐成长为主任医师、学科主任。


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