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您的位置: 我与省医的故事 注册

烙印在时光里的那些事

发布时间:2016-10-21 来自:器官移植中心 刘欣悦

  9月的空气,弥漫着桂花的芬芳,混杂着浓浓的思恋,蒙蒙夜雨中,我深深的吮吸了一口这香甜的气味,然后一脚迈进第一住院部的大门,迎面遇见科主任。主任说:“欣悦,值深夜班,辛苦哦!”主任才结束今天的工作,现在刚刚晚上十点整,比起以往通宵达旦的工作还算早。我转身,主任高大的身影已融入初秋的雨雾中……,我抬头,看见路灯的光混着雨洒落下来,好像展开的电影幕布,有关快乐一幕一幕在我眼前慢慢浮现。

  2007年3月12日,周一,我接到护理部的通知到新科室---器官移植中心报到。掰掰手指头,这应该是我轮转的第八个科室,谁能理解一名小护士在3年的时间内频繁转科的焦虑感、无归属感。我站在器官移植中心的医生办公室里,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同事、陌生的陌生……所有前来报到的人似乎都没说话,整个办公室安静得能听见墙上石英钟数秒的“滴答”声。八点整,我们中间有一个穿着白色球鞋的人从坐着的椅子上站起来,他接近一米九的身高,挺拔的身型把医生白服撑得笔直,黑色浓密的头发,白色平整的皮肤,他用标准的普通话说:“欢迎大家来到器官移植中心,我是科室主任---杨洪吉,大家请坐,我们需要互相认识。”我的内心突然有一万匹小马在奔腾,一万种声音汇成一个意思:你行吗,年轻的杨主任?十年过去了,我依然还清楚的记得杨主任在建科时对我们说的这翻话,他说:“今天,我们包括科主任共6名医生,包括护士长6名护士,6张病床,一名协调员, 0个病人。接下来,我们科室要开展普外、泌尿疾病的诊疗,还要开展肾移植、肝移植手术,以后会开展胰腺移植、胰肾联合移植、甚至多器官移植。我们现在就如当年的红军长征过草地翻雪山,过程一定很辛苦,但是我相信,只要我们一起努力,我们的目标一定会实现。”这翻话,激励着我们移植中心的每一名医护工作者不断探索不断进取,一直向前。现在,我们科室有79张床位,每年开展的移植手术上百例,还有谁不知道我们大名鼎鼎的器官移植中心呢?

  杨主任的身上有一种英雄的气质,遇事从容镇定,绝不退缩。2008年5月12日,汶川7.8级地震发生时,杨主任正在出门诊。一阵强烈的震动后,18层住院大楼里的患者和医护人员通过安全通道纷纷向平地撤离。突然,在顺流而下的人群中我看见一个逆流而上的身影,是杨主任。“主任,你去哪?地震了!”我冲着主任喊。杨主任很平静的说:“我知道,我回科室看看,你先下去。”就这样,杨主任逆行回到了科室,直到把最后一名危重的患者转移到安置点才离开病房。事实上,这一天的战斗并没有结束。这天,我们科室有一台亲体肾移植手术只完成了一半:妹妹捐赠的肾脏刚刚摘下还没有来得及安置到哥哥体内。情况十分危急,7.8级的地震后余震不断,通讯中断、交通中断,天又下起了灰色的雨。“不能等,我们要尽快完成手术。”这是杨主任的决定,也是我们整个移植中心团队的决定。夜幕降临,住院大楼13楼的移植监护病房亮着温暖的灯,做完移植手术的兄妹俩渐渐苏醒,杨主任对他们说:“这里是省医院的器官移植病房,你们的手术很成功,放心,我们一直都在。”是的,就像有一句话说的那样:直到最后,不会放弃你的也许不是你的家人,而是你的主治医生。

  杨主任身上有一种超级亲和力,不管是患者和家属,还是同行和下属都喜欢和他打交道。我最喜欢听主任讲电话,虽然不知道电话里面都说了什么,但是我一定猜得出电话那头的听者一定会非常满意。因为,老听主任用标准的普通话回答:“好的,好的。”又或者是“放心,好的好的。”再或者是“我会处理,好的好的。”这种亲和力对我们而言是鞭策,对患者而言是信任。

  2010年6月21日,我们移植中心迎来了一位叫张曙光的患者。张曙光是大英县育才中学一名优秀的英语教师,12年前患急性乙型肝炎,繁忙的班主任工作让他疏忽了自己的病情直至逐渐恶化成晚期肝硬化,肝功能的衰竭让他的生命一步一步走向阴霾。曙光和家人开始辗转于省内各大医院求医。就在这时,杨主任诚恳的对他说:“到我们中心来,只有进行肝脏移植手术才能救你。”曙光手术的前一天,主任在科室召开术前讨论会,细致的安排每一位医生的工作,协调输血科、麻醉科、手术室、监护室的各个环节的配合,最后对大家说:“这次手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记得曙光术后从SICU转回移植病房那天有一个画面太温暖,每当我回想起当时的情景都会湿润双眼。我们提前一天准备好单间的移植病房,杨主任、护士长、曙光的妻子彩霞站在病房外迎接他。由于药物的影响,曙光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我一声声呼喊他的名字判断他的意识,可曙光只是微微睁眼,然后又沉沉睡去。“曙光,你快睁开眼,找找杨主任在哪?你不是一直想见杨主任吗?”曙光的妻子彩霞突然说。不知是心灵的感应还是曙光打心底就想见见这位给了他二次生命的杨主任。他竟然睁开了眼睛,目光从左到右缓缓的寻找着杨主任的身影,看见了,嘴角上扬,浅浅一笑,就像一个熟睡的孩子醒来找到自己可以依赖的母亲,空气中弥散着爱、温暖的味道,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两人的对视仿佛在诉说,没有挑明的许诺是否叫做承诺,答应了救你就要全力以赴。

  主任很时尚,运动裤搭配皮鞋,西裤搭配运动鞋;主任很体贴,大年三十的午饭会点好餐陪我们在病房吃;主任很活泼,每年组织大家拓展玩游戏;主任很辛苦,工作几乎全年无休……,一晃,十年过去了,当初那个没有归属感的小护士---我,已经在移植中心这个大家庭扎根,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护理小组长;一晃,十年过去了,当初那位一头黑发皮肤白净的杨主任鬓角已有了白发和皱纹;一晃,十年过去了,那些烙印在时光里的事,我将小心翼翼的珍藏,珍藏起每一份感动,然后把它们带进每一个平凡的日子,让它们不断的鞭策着我做好每一天的工作。

  唐代诗人刘禹锡所著的《陋室铭》中写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我大胆套用他的话,一所医院亦是“医院不在大,有名医则名!”我为我在省医院工作而骄傲,我为我身边有这么一位好医生、好主任而自豪。


请登录